山东省无棣县众债权人质疑静安区法院执法不

社会 2020-09-01 10:25113网络转载网络
近日,一宗8年前退拍的土地,被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强制过户到所谓的“买受人”的名下。这起事件在远隔千里之遥的山东省无棣县引起了强烈震动,利益关联方对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执法行为的公正性产生了的质疑。
 豪顺还是豪横?在浪奔浪涌的上海滩,谁能够不报名参加竞拍,却能得到一宗价值2.5亿的土地?
上海市闸北区(现并入静安区)人民法院于2008年7月7日下达了(2008)闸民二(商)初字第23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滨州华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上海华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诺公司)共同支付原告吴世浩985万元及相应利息。2009年11月18日闸北区人民法院下达(2008)闸执字第3768号执行裁定书,裁定拍卖华诺公司位于无棣县城的143亩土地,并于2009年12月11日向华诺公司送达了《执行情况告知书》。联合拍卖公告在滨州日报上刊登,拍卖时间定于2009年12月24日9:30,在滨州市金凯悦商务宾馆三楼会议室举行拍卖会。
鉴于华诺公司债权债务情况复杂,无棣县人民政府专门成立了华诺公司工作组,债权人和购房户看到上述公告后,纷纷向工作组申报债权和反映自己的利益诉求。债权人依法向无棣县法院申请华诺公司破产,无棣县人民法院受理了破产申请,上述拍卖会不得不中止。
2011年5月,无棣县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债权人破产申请。2012年1月13日,上海国泰拍卖行有限责任公司分别在上海法治报和山东法制报上刊登上述土地拍卖公告,定于2012年2月10日上午在该公司拍卖室举行拍卖会。据国泰公司透露的信息,报名参拍的有2家,竞拍参与人(自然人)彭雪村以最低保留价4338万元竞得该土地,彭雪村于2012年3月7日付清全部土地款。
2012年3月14日闸北区法院下达(2008)闸执字第3768号执行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却要将上述土地使用权变更至无棣豪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顺公司)的名下。
豪顺公司参加过竞拍吗?没有!没有在这次拍卖的任何法律文书中查到豪顺公司参与竞拍的记录。这宗土地使用权要进行过户,直至此时,无棣县人民政府、华诺公司及对该土地有查封的其他债权人,才知悉上述拍卖事宜。
华诺公司及债权人集体向无棣县政府反映,认为闸北区人民法院此举严重违法,涉嫌暗箱操作,拍卖选择在春节期间举行,且拍卖公告刊登在一般读者并不关注的专业报上,原定与当地拍卖行的联合拍卖,变成了上海国泰公司一家拍卖,并且闸北法院也从未下达恢复执行拍卖的裁定,在评估、拍卖环节从未通知被执行人和其他利害关系人。债权人群情激愤,要求华诺公司和县工作组向闸北法院提出交涉,暂缓土地过户。县工作组派出副组长朱金勇等会同华诺公司两次到闸北法院陈述事实、提出意见。闸北法院认真听取了华诺公司及无棣县工作组的意见,当面答应会认真考虑。
得而复失,公正的执法使豪顺公司不豪横
2012年8月15日,闸北法院发函(2008)闸执字第3768号给国泰公司,要求退回拍卖款。2012年8月16日,在闸北法院执行法官王志晴的督办下,4338万元拍卖款如数退还豪顺公司。依照本次拍卖的《特别规定》第七条:“鉴于本期拍卖委托拍卖标的的特殊性,买受人在收到委托方和拍卖人出具的过户材料及法律文书后,60天内至无棣县国土资源局办理过户手续,是委托方、拍卖人或当地相关政策原因致使拍卖成交的标的无法过户、交割的,拍卖人将在60天内退回买受人已付的全部款项,买受人同意放弃其他任何请求权。如是买受人自身资料不全致使拍卖成交的标的无法过户、交割的,委托人及拍卖人不负责退回买受人已付的款项,并不承担任何责任”。该《特别规定》由竞买人彭雪村确认签字。
相关法律人士表示,既然有《特别规定》的明确约定,退回拍卖款即是买受人同意放弃其他任何请求权。这次拍卖再次流拍。
专家认为,从法定程序上讲,退回拍卖款并不是这次拍卖的法律程序的终结。闸北法院须下达关于撤销2012年2月10日拍卖的裁定,才是这次拍卖活动法律意义上的终结。
失而又得,暗箱操作的执法使豪顺公司再豪横
豪顺公司悔拍,闸北法院出具了退款法律函,在执行法官王志晴的督办下,2012年8月16日退回了全部拍卖款。但是执行法官没有下达撤销2012年3月14日作出的裁定,不知是故意还是疏忽。
“后面出现的事件,却证明没有撤销拍卖裁定,是故意的。”华诺公司的股东对记者说。
此后,在2013年3月5日闸北法院又作出了(2008)闸民二(商)初字第233号民事判决书原告吴世浩申请查封该宗土地的(2008)闸执字第3768号执行裁定书,由督办退回拍卖款的执行法官王志晴执行(查封时间一年);2014年3月6日,闸北法院又以(2008)闸民二(商)初字第233号民事判决书原告吴世浩申请续查封该宗土地的(2008)闸执字第3768号执行裁定书,由执行法官王诏林、徐正祥执行(查封时间一年);2015年3月5日,闸北法院同样以吴世浩申请续查封该宗土地的(2008)闸执字第3768号执行裁定书,由执行法官徐富根、刘德才执行(查封时间三年);2018年2月8日,上海市静安区法院(闸北法院已经并入该院)合议庭审判长吴晓祥、审判员刘晓立、张国良继续作出以(2008)闸民二(商)初字第233号民事判决书原告吴世浩申请续查封该宗土地的(2008)闸执字第3768号执行裁定书,由执行法官储磊、赵敏执行,查封时间至2021年2月26日。
8年过去了,当年以最低保留价竞拍的143亩土地市价已达2.5亿以上,比拍卖价高出2亿多元。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豪顺公司不顾已经悔拍、且已经办理了退款的事实,开始豪横地上访,向包括最高人民法院和国家监委信访,要求取得该土地使用权。
华诺公司股东说:在利益面前,豪顺公司遗忘了三个基本事实。一是闸北法院在恢复拍卖过程中,存在严重的程序违法,这次拍卖是没有法律效力的。二是参拍竞买的主体根本没有你豪顺公司,竞买人是彭雪村,你根本就没有参加竞拍,你来掺和啥呢。三是,假设你豪顺公司竞拍主体适格,可也已经退回了你的拍卖款,你已经放弃权益主张,丧失了在这次拍卖中的所有权利。
静安区人民法院依法认定2012年2月10日的拍卖已退拍,却还在为没参加竞拍的豪顺公司强制土地过户。华诺公司及众债权人一致认为,静安区人民法院个别执法人员涉嫌司法腐败,在为他人谋取不当利益的同时,收取了不当利益。
按照闸北区和静安区人民法院的(2008)闸执字第3768号执行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买受人为无棣豪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按照国泰拍卖行今年6月向静安区法院出具的说明,2012年2月10日拍卖成交时国泰拍卖行出具的《拍卖成交确认书》确定的买受人为空白。2012年2月22日后豪顺公司提交了相关材料,国泰公司第二次出具《拍卖成交确认书》,买受人填上了豪顺公司。
按彭雪村2012年2月7日的《情况说明》和豪顺公司2012年2月22日的《情况说明》,竞买人是筹备中的豪顺公司,是豪顺公司的“拟任法人,彭雪村代表筹备中的豪顺公司参拍竞买的。
专家认为,根据拍卖文件的《特别规定》,竞买人为彭雪村。这就产生两个问题:其一,竞买人要么是作为自然人的彭雪村,要么是作为法人的无棣县豪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不能既是彭雪村又是豪顺公司,彭雪村不能代表筹建中的豪顺公司。其二,竞买人无论是彭雪村还是豪顺公司,均存在买受人主体不适格、非法的问题。
如果豪顺公司是参拍竞买人,但豪顺公司成立于2012年2月21日,其民事行为、权利始于成立之时,客观上不可能在2012年2月10日成为竞买人,法律不允许一个不存在的公司参与竞拍。筹备中的公司,在正式成立前没有行为能力,更没有权利能力。借口以筹备中的公司参拍无任何法律依据,也与国泰拍卖行本次《拍卖须知》的第二条规定的竞买主体相冲突。“因此,国泰拍卖行将本次买受人以《拍卖成交确认书》的方式确认为无棣豪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系属于出具虚假证明文件的严重违法犯罪行为。闸北法院和静安法院根据这一虚假的《拍卖成交确认书》将涉案土地过户到拍卖成交时尚未成立的豪顺公司名下更是滥用职权,枉法裁判。”华诺公司的律师对记者说。“如果是彭雪村个人参拍竞买,那么,与彭雪村和豪顺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以及《拍卖成交确认书》、执行裁定、协助执行通知书所确定的竞买人、买受人、土地过户的权利主体不一致。显然,客观上无法确认彭雪村是参拍竞买人。
“上海国泰公司2012年2月10日确认拍卖成交是一出严重触犯法律底线的闹剧,静安法院根据“戏剧”来执法,注定是违法的、荒唐的。”
拍卖事件已经过去了8年,拍卖款也退回了8年,静安区人民法院突然认定这次拍卖是合法的、有效的。
今年6月11日,静安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周广元手持2012年3月5日闸北法院执行员钟健、书记员王志晴作出的(2008)闸执字第3768号将无棣县棣国用(2006)第06111号、棣国用(2006)第06075号土地使用权变更为无棣豪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注册号:371623200010425)所有的执行裁定书,并通知山东省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侯法官、无棣县人民法院王法官协助进行强制执行。期间,华诺公司、土地查封厉害关系人、县政府工作组多次口头和书面与静安区法院沟通交涉,指出了这宗强制执行案件存在严重法律瑕疵,野蛮执法将激化社会矛盾,影响社会稳定!
6月28日,静安区法院按2012年2月10日拍卖会的拍卖价,也就是8年前的底价4338万元收取拍卖款,并出具了法院奇怪的缴款人为滨州华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缴款备注为:不明款转账(无棣豪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收款收据。7月8日,静安区法院下达(2008)闸执字第3768号执行书,委托无棣县法院代表其执行本案,委托执行函和主体单位空白、日期空白,无棣法院法官即手持这些文书和空白协助执行通知书,配合彭雪村在无棣县不动产中心、无棣县税务局强制执行办理了相关手续,强行将价值2.5亿元,且有近30多家债权查封的土地,于2020年8月1日强制过户到了豪顺公司名下。豪顺又豪横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债权人急了,疯了,他们找到无棣县政府工作组,“这8年,闸北法院、静安法院作出6个裁定,两个发函,又把拍卖款退还给豪顺公司,依据的是哪一条法律?过了8年,不说法院的执行程序多么违法,拍卖成交确认书如何荒唐,单就《特别规定》规定,退回拍卖款即丧失任何竞买权利,那么这权利是怎么又恢复了?凭的是哪一条法律?
豪顺公司以8年前的保留低价,获得了今天价值2.5亿多元的土地,非法获利2亿多元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今年6月30日,华诺公司已依法向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提出了执行异议,到日前止,还没有得到法院的任何通知。
无棣县人民政府面对企业资产流失如何处置?众多债权人利益如何保障?这宗土地使用权到底应归属哪方?记者保持高度关注。(胡勇)

上一篇:改变“看病难、看病贵”为何那么难?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9-2029.山西小泥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晋ICP备18006524号-2 技术支持:六心网络

联系QQ: 32636575 邮箱地址:3263657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