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看病难、看病贵”为何那么难?

社会 2020-08-18 12:57170网络转载网络

改变“看病难、看病贵”为何那么难?

——从常州市新北区药品供应链改革谈起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财政部、商务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医疗保障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九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印发2020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其中提到,将纠正不法行为与坚决惩处患者身边“微腐败”相结合,通过信访、举报、部门协作等多种途径,对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从业人员利用职务便利,在医疗服务中索取或收受患者及其家属赠送的“红包”礼金或其他不正当利益等违规违法行为,根据严重程度给予严厉处置。开展打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收取回扣专项治理,查处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利用执业之便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取回扣的行为。重点检查医疗机构从业人员接受药品、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等医药产品生产、经营企业或经销人员以各种名义、形式给予回扣的行为。
顺势破题
有了病不敢求医,能不进医院就不进医院,百姓对就医的这般心理,皆源自越刮越烈的医疗腐败之风,具体表现为开单提成、检查黑洞、药价虚高、专家走穴等。据相关数据,在药价中,营销费用所占比例超过三成,其中很大一部分成为贿赂医院相关人员的“黑金”。去年,全国至少浪费一万亿的医药费用,每年还在以20%左右在增长。江苏省食品药品监管局坚持以问题为导向,防止药品流通环节发生系统性风险,对违法经营企业坚决依法关停,对违法经营案件和违法经营人员坚决依法惩处。常州市新北区政府立足地方实际情况,组织有关人员学习各地先进做法,于2016年11月25日召集社会事业局、发改、财政等相关部门参加会议,提出建立基层药品供应管理平台的方案,2017年7月17日,社会事业局下发了《关于完善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药品供应管理的实施方案》,方案明确了政府、医疗机构、药品生产企业、配送企业、服务平台运营方的职责。其中明确了“通过构建新北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药品供应链体系,加强临床合理用药、抗生素使用情况的监管,降低医疗风险,提升配送效率”;并且由常州高新区社投公司与上市公司中元股份子公司江苏世轩科技、上海津拓投资三方签订合资协议,商定共同出资组建合资公司,建立新北区药品供应链服务平台。
成功运营
2017年10月,新北区药品供应链服务平台上线,实现了实时库存及补货的订单的推送、采购配送、扫码入库、发票对账全流程信息化闭环管理。“新北区药品供应链服务平台为全区医疗机构建立了全区统一的药品目录,确保全区各基层医疗机构的药品采购行为符合省市规定的情况下进行有效统一监管,杜绝线下自行采购的行为。同时,平台在统一目录的基础上,自行同步了省平台目录及招标价格,并且通过平台实现基层机构药品的自动入库,逐步确保了省平台招标价格有效执行,从采购、供货、销售到结算完全一致。供应链服务平台实现电子对账单,不支持手工对账,线下采购的品种配送商和医院无法进行结算,通过这个机制,完全杜绝了线下采购等现象。
平台对抗生素的采购和使用,追溯到每一个医生和每一个处方,实现对抗生素使用过程的实时监管,支持政府主管部门在第一时间进行预警和跟踪,通过合理用药和处方点评,配套审核和考核机制,可以有效实时监控抗生素、高价药品、辅助用药的采购和使用,将原有的事后统计转变为事前预警、事中控制。将抗生素的使用比例控制在省控范围以内,合理降低药品采购支出,确保百姓用药安全。通过建设供应量服务平台,完善了新北区药品、药事数据的完整性和本地化,并通过对全区药品全流程的数据整合、挖掘、分析,建立多维度药事数据资产,对后续基于药事服务的创新商业模式提供了有利的数据支撑。
惨淡收场
平台的建立体现了政府对医改中突出问题的勇敢探索,也打破了现有药品供应链中诸多利益群体,然而令记者疑惑的是,这样一个惠及民生的改革举措在运行不到半年即告停止。记者了解到,2018年3月22日供应链平台运营方高新医疗接到常州当地最大的三家配送企业上药、国控、华润常州公司停供药品的消息; 2018年5月24日,新北区社会事业局开会,对平台后续诸多问题没有妥善协商明确的情况下,宣布终止新北区药品供应链服务平台的运营。2019年8月,三家主要配送机构一起向常州市新北区法院提起诉讼,控告高新医疗公司拖欠其货款,而据我们了解,实际上货款已全部付清,他们是在讨要已经付清的服务费。三家原告应本着诚信的原则履行合同义务,维护正常的经济活动秩序。谁能想到白纸黑字约定的合同,三家药品配送商竟然违背协议。
据中元股份反映,他们为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向一审法院表达了反诉的要求和观点,结果主审法官表示不会受理,因为区领导已经打过招呼了,而且新北区人民法院以通知形式告知高新医疗不予审理反诉请求。据记者咨询法律界人士,新北区法院以通知形式而非裁定的形式对高新医疗于一审辩论终结前提出的反诉“不予审理”的决定,不仅违反了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更严重侵害了上诉人的合法诉讼权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233条之规定,以及(2016)最高法民终135号等判例精神,就算法院不受理反诉也应以裁定的形式作出;对于裁定,当事人有权提起上诉,一审法院却在判决作出的同一天以通知形式作出“不予审理”反诉的决定,实际系剥夺了上诉人合法的诉讼权利。
新北区法院一审判决高新医疗败诉,高新医疗随后向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另外,记者了解到在二审的卷宗中发现了常州市国家高新区党政办2018年11月14日第79期《会议纪要》的一份证据,在庭审中,原、被告均否认是他们提交的,而且在一审过程中这份证据也没有履行质证的程序;在这个案件中出现的诸多蹊跷的现象让人怀疑,新北区供应链服务平台是因为动了谁的奶酪而欲置其于死地并让其在这个案件中进行暗箱操作,破坏司法的公正性和尊严。记者试图采访政府相关部门及一审法官,但均以案件在审理中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为此,我们采访了医药业内人士,药品和医疗设备采购与民生息息相关,因为历史的原因医药领域的腐败,已是公认的事实;但是,腐败的产生根源在哪儿?却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充满了灰色而隐秘的寻租空间,在行贿受贿过程中,医药代表奉命操作;药品企业明知违规违法、却自认按经济规律行事;医生顺水推舟、视作弥补过低工资;医院增加了院内人员收入,求之不得。各方心理平衡,没有愧疚感、负罪感,怎么能洁身自好?遏制腐败才能减轻患者的负担、保护患者的利益。让药品和医疗设备采购走上渠道合法化、行为规范化、采购有序化、竞争公平化、过程透明化、结果公开化的轨道非常必要。这样,药品和医疗设备采购中的腐败才能得到有效遏制。
常州新北区通过建立药品供应链平台的方式实现全流程闭环管理的做法,对药品流通领域的腐败遏制是一个有益的尝试,将省平台监管不到的所有环节都纳入到政府管控范畴,通过临床用药数据分析进行精确定位,并通过有针对性的向高价抗生素、辅助用药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的方式,压缩这类药品的腐败空间,降低医生开单动力,以市场杠杆有效控制高价抗生素及非治疗用药的比例,大大降低全区抗生素的采购使用比例,这是真正做到让利于民。记者也了解到,江苏省苏州市及全国其他一些地区也通过建立药品供应链平台方式加强对药品流通的管理并减少腐败滋生的土壤;减少医疗领域的腐败任重道远,我们呼吁政府部门行动起来,坚决铲除腐败利益链,彻底减轻老百姓的用药负担;同时,对于常州市新北区这个案例我们也会持续关注并进行报道。(记者 李纪远)

Copyright © 2019-2029.山西小泥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晋ICP备18006524号-2 技术支持:六心网络

联系QQ: 32636575 邮箱地址:32636575@qq.com